無標題文檔
 
 

豪門中國行,
意在名利贏,
今朝無人至,
何日君再來。

  從本周末開始,歐洲五大聯賽將相繼重燃戰火,而即將過去的這個夏天終歸是屬於世界杯的,讓中國球迷在一個個深夜享受著來自太平洋另一端的足球熱情。
  世界杯雖然精彩,但總覺著有幾分遙遠,總覺著在這個夏天的中國足球賽場上似乎少了點什麼。恍然大悟!今年竟然沒有『豪門XX中國行』。
 
  雖然中國足球的實力一直是在逆世界水平而下,但誰都不會否認,中國的足球商業市場絕對是一大塊肥肉。於是乎,在過去的10多年裡,來自歐洲的各大足球豪門俱樂部會在新賽季備戰期間,輪著番的跑到中國,然後圈走大把大把的人民幣。
  拜仁中國行、曼聯中國行、巴薩中國行、皇馬中國行、還有意大利超級杯米蘭德比等商業性賽事的舉辦,讓中國球迷有了親眼目睹偶像風采的機會,同時也為各家俱樂部拓展了中國市場。
  你要問『XX中國行』最火的一次是在什麼時候,哪支球隊來到中國?毫無疑問,大部分球迷會想起2003年的皇馬中國行。那一年的夏天,『銀河戰艦一代』皇馬空降中國,因為球隊中擁有貝克漢姆、羅納爾多、齊達內、菲戈、勞爾、卡洛斯、卡西利亞斯等巨星,用全中國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於此來形容當時的盛況一點也不為過。至今為止,2003皇馬中國行是最成功的一次歐洲豪門中國行,而且也給中國球迷留下了許多的臺前幕後故事。
  當時,除了一場接一場的商業宣傳,2003皇馬中國行的壓軸大戲是皇馬與李瑋鋒、李毅等國腳為班底的中國龍隊進行的一場友誼賽。至於那場比賽的最後比分,估計許多球迷已經不記得了,那你是不是還記不記得那場比賽賽前和賽後的故事呢?
  就是在那場比賽即將開始前,當時還在央視擔任足球解說員的黃健翔一個人戰斗到了皇馬休息室。或許是為了滿足全中國球迷的獵奇心理,黃健翔表現的就如同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時而打開球員的衣櫃,時而推開球隊的衛生間,時而又拎起卡洛斯的球鞋在鏡頭前端詳許久,突然驚呼:原來腳勁十足的卡洛斯竟然是穿37碼球鞋的小腳。這個橋段絕非杜撰,不過估計只有當時看了比賽全程直播的少數球迷還記得。
  而最最讓中國球迷印象深刻的畫面,當然就是這場比賽結束的那一刻,李毅等中國龍隊的隊員們紛紛拉住皇馬巨星們要求合影。另外,也是在那次中國行過程中,『外星人』羅納爾多被某嗓子請去吃了個飯,結果卻被『騙』成了代言人,在毫不知情的
 
情況下,自己的肖像權被廉價的用做廣告宣傳使用了四年。
  但是不可否認,正是因為有了2003皇馬中國行的成功案例,在隨後的幾年時間裡,每年夏天都會一支或者多支歐洲豪門來到中國,美其名曰是為新賽季熱身,實則是盯上了中國人的錢袋兒,許多足壇大腕明星在與中國球隊的友誼賽中,明顯有些出工不出力的意思。
  然而花無百日紅,不知是因為世界經濟不景氣,還是因為籌辦公關公司不給力,歐洲豪門俱樂部的中國行活動,搞得是一年不如一年。究其個中緣由,終歸還是因為三個字——不掙錢!
  同樣,比較失敗的中國行案例是來自皇馬,2011年,之前吃過兩次『中國行』甜頭的皇馬再次被請到了中國,但這一次卻讓組織方賠了不少的錢。尤其是與天津泰達的友誼賽,盡管也有許多熱情的皇馬球迷前往比賽現場,但與8年前的第一次皇馬中國行相比,上座率簡直是一天一地。
  不可否認,當年皇馬與泰達的友誼賽當天,正逢意大利超級杯在北京開打,米蘭德比的影響力壓過了皇馬與泰達的比賽。然而,隨著2013年意大利超級杯的票房慘淡,也讓許多意大利球迷擔心該賽事在中國舉辦的前景。
  運營成本高,組織方掙錢少,甚至賠了錢也沒賺到吆喝,讓許多公關公司不再敢運作歐洲豪門進行中國行。今年夏天,在北京舉辦的法國超級杯賣出了白菜價,最低花20塊就能看法甲勁旅大巴黎的比賽,此外再無其他的歐陸豪門來到中國。
  其實,也並不是說中國球迷沒有了對歐洲豪門俱樂部的熱情,而是我們需要另一種模式將這些豪門請到中國來。看看這個夏天在美國舉辦的『國際冠軍杯』,只是一場曼聯對皇馬的熱身賽,卻讓一共能容納109901名觀眾的美國密歇根體育場湧入109318名觀眾,創造了美國足球史上單場足球賽的最高上座率。
  所以說,『中國行』為何不再行的關鍵,並不是不掙錢,而是不知道怎麼掙錢!
 
 網友:懸飛白鶴
歐洲豪門都不來中國圈錢了,足球淡季確實沒啥看頭。
 網友:sparks33
世界上看足球的人比看籃球的人多,但在中國卻是看籃球的人多。
 網友: 丹鶴煙渺
強大的中國足球,你們就使勁禍害人民幣、美元吧,誰來都可以拿走!
 網友:太極心1971
中國足球人傻錢多!速來撈金!
我做主,你願意嗎
中國足球未來的尷尬
電子競技不是游戲人生
欠了我的給我補回來
編輯:時青華  視覺設計:邊志強 桂立萌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