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裁斷選手錯與對,
判定賽場是和非,
錯把規則吹顛倒,
誤人害己背罵名。

  誰還記得當年卡洛斯拍過的一個廣告,內容是說他小時候只想做裁判,後來因為一罐飲料纔沒成為裁判的故事。我只能說,這個故事裡的卡洛斯太幸運了,裁判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先不說兩頭挨罵的主裁判,光說邊裁就已經夠壓力山大的了。不信咱今兒就說說,那些年,邊裁犯過的錯,惹出的禍!
 
  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競技體育同樣需要規則,而裁判就是賽場上維持公正的『法官』。在足球場上,裁判分主裁判和助理裁判,而助理裁判也被稱之為『邊裁』,主要負責越位的判罰和發邊線球、角球的相關判罰,另外就是協助主裁觀察場上隊員有沒有犯規現象。邊裁的職責看似簡單,但卻同樣關系重大,比如每一次對越位犯規的判定。
  上周末的京津德比,不必詳細贅述了,北京國安打入的那個進球確實是無可置疑的越位球。不過,還是先給那些堅信此球沒越位的『球迷』科普一下越位規則——傳球一瞬間,疑似越位球員比倒數第二名防守球員(包括門將)距離球門更近。一些人習慣性的忽略了門將情有可原,可如果是裁判忽略了,那就不應該了。為了界定是否越位,裁判應該與倒數第二名防守球員保持在一個水平線上,然而從這個進球的慢鏡頭回放來看,當泰達門將宗壘撲出之後,而當值邊裁吳磊並沒有移動,依然與站在門線上的杜震宇保持水平,完全沒有意識到,杜震宇已經變成了最後一名防守隊員。如今,中國足協已經認定吳磊屬於漏判,並將面臨內部停哨3場的處理,但比賽結果已經無法改變。
  越位判罰失誤讓邊裁一夜成名,而『門線冤案』則會讓邊裁名留史冊,而提到『門線冤案』,自然少不了歷史上著名的『溫布利』第三球事件。1966年世界杯決賽,由東道主英格蘭隊迎戰聯邦德國隊,加時賽第10分鍾,英格蘭隊鮑爾斜傳海爾斯,他的射門擊中橫梁下沿反彈到地上,被德國隊後衛踢出底線。當時主裁做出了發角球的判罰,不過他在征求了前蘇聯邊裁巴赫拉莫夫後改判成進球有效。
  幾十年過去了,關於皮球到底過沒過門線的爭論也從未間斷,而德國人則一直都對邊裁巴赫拉莫夫耿耿於懷。曾有德國媒體調查出,巴赫拉莫夫本沒有執法世界杯資格,他是用兩盒上等的蘇聯魚子醬罐頭賄賂了一個國際足聯的馬來西亞官員後得到了執法資格,目的是報復德國人,因為是巴赫拉莫夫有親戚死在了
 
烏克蘭的德國集中營。無論如何,巴赫拉莫夫是一戰成名,甚至被譽為了阿塞拜疆的民族英雄,後來為了紀念巴赫拉莫夫,阿塞拜疆人將全國最大的球場以他的名字命名。
  如果1966年太過遙遠,那就說說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的『門線冤案』,蘭帕德的那一腳射門是貨真價實的越過了門線,卻沒有被認定為進球。不過,對於這個球的判罰,當執邊裁埃斯皮諾薩並不認為自己犯了錯。其實埃斯皮諾薩不『認賬』是有道理的,因為當時他正在距離球門35米以上的位置,緊跟最後一名後衛的 『越位線』,如果邊裁只盯著球門線,那到是個玩忽職守的邊裁。
  由於『門線冤案』的接連發生,於是專門盯著門線看的門線邊裁出現了。那麼,有了門線邊裁就萬無一失了嗎?事實證明,不是。而且,因為一次門線邊裁的誤判,還間接導致了一個國家的動蕩。2012年歐洲杯小組賽,東道主烏克蘭隊的一次射門被英格蘭隊隊長特裡在球門線內『解圍』,近在眼前的門線邊裁眼巴巴看著毫無反應,誤判此球無效,結果導致烏克蘭0-1敗北,並被淘汰出局。
  雖然事後歐洲足聯認定此球誤判,卻無奈生米已煮成熟飯,烏克蘭首次贏取歐洲杯冠軍的夢想隨之破滅。然而,這場球卻成為了烏克蘭爆發政治危機、拒絕加入歐盟的『導火索』。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愛足球在烏克蘭人盡皆知,這次誤判讓身為資深球迷的他很是郁悶,而這也成為了他憎恨歐盟的原因之一,他認為『是歐洲在故意打壓他和他的國家』。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是人就會犯錯,而裁判也是人。尤其邊裁,要在電光火石之間去判定是否越位和是否進球,確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質疑,既然人眼不夠用,為什麼不趕緊引入門線技術和鷹眼回放等高科技技術來協助裁判執法呢?我個人覺得,正是因為有了那些不完美的誤判,纔能留下那麼多經典的故事!你們覺得呢?
 
 網友:大外低手
錯判改變不了比賽結果,受錯判的只能吃啞巴虧,怎麼都覺得不對勁 。
 網友:Black___X
話說沒有以前那些門線冤案,哪有今天津津樂道的談資。
 網友:Dennis大秦船長V
球盲太多! 越位就是越位了,邊裁也不懂,那球迷也不能再說啥了。
 解說員:BTV魏翊東
我道歉,第一時間我沒說越位,確實不應該。不解釋,只道歉。
體育無關種族
中超BIG4的亞冠之痛
足球從未高於生死
你算哪門子的球迷
編輯:時青華  視覺設計:邊志強 桂立萌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