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球員討薪難,
老板無法還,
足協當中勸,
兩頭把話談。

  子曾經曰過:一天最高興的時候,是下班的時候,一個月最高興的時候,是發工資的時候。雖然可能永遠追不上全國人均收入水平,但並不影響喜悅心情。
  子又曾經曰過:一天最鬧心的時候,是加班的時候,一個月最鬧心的時候,是該發工資沒發的時候。各位,你們這月的工資發了嗎?
 
  巴西世界杯大戲剛剛落下帷幕,球迷們還意猶未盡,一處中國足壇鬧劇接檔上演了!中國足協杯,一向不被大部分球隊和球迷所重視,然而就在本周,中甲球隊深圳紅鑽卻在這項『雞肋』賽事裡演繹出了『重口味』,一石激起了千層浪。
  7月15日的下午,中國足協杯第三輪比賽開打,深圳紅鑽在主場0:5被山東魯能淘汰,但比分並不是重點,『討薪』纔是這場比賽的關鍵詞。拉著『球員生活已無法維持,還我血汗錢』的橫幅上場、背對球門站立30秒、最後8打11,深足球員不得已用這種極端方式,向自己的俱樂部討要被欠一年半的工資和獎金。
  在許多中國球迷心目中,中國的職業足球運動員是最不受待見『物種』,因為他們看來,中國球員的收入和付出嚴重成反比。不過,看看深足球員的生活處境,儼然成了『超級比慘王』,真是一把辛酸淚啊……
  據報道,隊長王棟龍鳳胎孩子早產住院花了近10萬;凌思浩買的婚房已經斷供,收到法院傳票面臨被沒收;劉帥、呂政一直拖著未能婚姻,因為沒錢結婚;任鵬的父親去世,借的墓地錢一直還不上;小隊員賴勁曾經因為身上只有31塊,連門都不敢出門。另外,球隊從未有過『三險一金』,而且從去年開始,隊員受傷之後費用自理,讓他們真的是『傷』不起。
  球員討薪喊冤,深足俱樂部也是一肚子苦水。話說2008年深足俱樂部沒有了投資人,政府托管一年欠了900多萬。後來紅鑽在2009年收購俱樂部,法院就把這筆負債判給紅鑽。隨著球員工資越來越高,投資足球的成本也越來越大,紅鑽已經無力支橕球隊,只能接二連三的給球員打白條。現在,他們只能盼著有企業出資入股拉一把,可問題是,誰願意掏錢當『二傻子』背債呢?
  中國足球的實力每況愈下,在中國玩足球的成本卻是節節攀昇。想玩中超,沒有過億投入,就只能是降級的命。不過相比玩
 
中超,投資中甲纔是真正的大冒險。中甲的影響力遠不如中超,但沒有個四五千萬還真是玩不起,如果有心想衝超,花得錢就更多。所以,中甲許多球隊並不想衝超,只要不降級就行,有時候球隊輸球反而更讓一些老板高興,因為一下子就把贏球獎金給省了。
  火車跑得快,全憑車頭帶!俱樂部是球員的頭兒,又是聯賽的成員,而足協則是聯賽的頭兒,所以根據『斗獸棋』原理,深足球員討薪事件的問題關鍵,還是出在中國足協這裡。作為一個聯賽的組織管理者,中國足協並沒有充分保護球員權益。
  當然,足協也制定了關於球員合同和工資方面的規定,但你不能發了規定後就撒手不管了。比如,足協規定俱樂部和球員要人手一份合同,但現實是國內不少球隊的球員就不知道自己的合同在哪。又比如,中國足協在裁定俱樂部欠薪案件時,只是以『連續拖欠球員工資(不包括津貼和獎金)三個月以上』這個依據為主。然而,欠薪球隊經常會鑽『三個月』的空子,深足就為了防范隊員們因欠薪三個月而成為自由身,總會在『三個月』的時限來臨之前,補發一個月的基本工資來度過解約危機。
  深足球員已經表態,如果周六前沒有收到所有拖欠的工資和獎金,將有可能在下一輪中甲聯賽中罷賽。現在,中國足協已經插手深足球員討薪事件,但希望足協不要又只是和稀泥,單純擺平這一糾紛了事,亡羊補牢纔是當務之急。如果真的是力所不能,倒不如早點讓出聯賽管理者的位子,成立專業的聯賽管理委員會和球員工會。不過,我個人覺著足協肯定不會同意的。
  不出意外的話,『深足球員討薪歷險記』的最後一幕應該是這樣子的——足協領導抬頭凝視著塔吊上的十幾號人,然後朝他們大喊:都下來吧,球隊老板答應發工資了!
  所謂,拿了我的給我送回來,欠了我的給我補回來……
 
 網友:夭潔潔-
中國足球如果繼續這樣,害了一批球員,也傷了國人的心!
 網友:Bluelifevan
都是要張嘴吃飯的,農民工不能欠薪,球員就可以嗎
 網友:空氣青心大西安
球員和聯賽運營成本高,老板搞不起,都是假有錢。
 網友:叼著雪茄的烏鴉
足球本來完全市場化的東西,到了中國玩什麼行政化,自然搞不好!
白天不懂夜的黑
阿裡入股恆大你造嗎?
他們退役去哪了
被代言坑了的體育明星
編輯:時青華  視覺設計:邊志強 桂立萌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