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康弘:蘇翊鳴聰明又調皮 下個目標米蘭冬奧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編輯:劉欣 2022-04-04 21:38:52

內容提要:從北京回國後,他將女兒穿上他中國隊隊服拍的照片分享到社交媒體上,他希望在2026年冬奧會上,自己仍然是中國代表團的一員……

蘇翊鳴贏得北京冬奧會單板滑雪大跳臺金牌後,一頭紮在教練懷中哭泣的一幕,讓人記住了那位頭戴紅色針織帽、身穿中國隊隊服的日本教練佐藤康弘。從北京冬奧會回國一個多月後,佐藤在日本北部的安比高原滑雪場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專訪,回顧了自己在不到4年時間內幫助蘇翊鳴登上冬奧最高領獎臺的傳奇之旅,也分享了兩人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差點浪費的天賦”

2017年2月,佐藤在中國舉行的香蕉公開賽上第一次見到蘇翊鳴,這個比賽是當時亞洲最高等級的坡面障礙技巧賽事。

“當時聽說中國有一位非常有天賦的少年選手,我觀看了他滑板的樣子,然後在酒店與他進行了簡單的交談,感覺他是一個非常活潑的孩子。”佐藤康弘說。

第二天早餐的時候,佐藤看到蘇翊鳴托盤裡是白米飯、中間還放著個甜甜圈時,他提醒孩子:“你這樣吃飯,訓練是要受傷的,你獲取營養的方式不對。”

那次比賽結束後,佐藤認為,蘇翊鳴在中國選手中處於中下游,他用中文“馬馬虎虎”來形容那時蘇翊鳴的水平。

“當時我隱約感覺到了他的潛力:他很願意活動,也掌握滑雪的基本要領。但是,他沒有受過系統的訓練,天賦有些浪費了。我感覺如果他進行系統訓練,同時在飲食上稍做改善,一定能成為世界頂級選手。”

“從一開始就抱著奪金的希望”

2017年,蘇翊鳴和佐藤開始合作,但因為蘇翊鳴受傷,訓練只能推遲。直到2018年8月,兩人正式攜手,踏上了備戰北京冬奧會的征程。

“我們每天都堅持系統訓練,為了實現理想,我們必須一個一個地攻克目標。這需要你不能浪費任何一天時間,每一天都需要有積累。”

遇到佐藤教練後,蘇翊鳴的天賦很快得以發揮。“他那時英語說不了很多,但是反應很快,我跟他說了以後,他馬上就能理解並能按照我說的去做,我在第一天就感受到了他的潛力。”

除了天賦,蘇翊鳴還展示了非常勇敢的品質。2019年夏天,在新西蘭比賽時,蘇翊鳴鎖骨骨折,只能提前結束訓練回國。“受傷應該是很疼的,可他一點都沒有消沈,依然非常開心。”佐藤給記者展示了一段當時用手機錄制的視頻,蘇翊鳴肩膀上纏著綁帶有說有笑。

記者問他什麼時候制定了冬奧奪金的目標,佐藤說:“我們一開始就抱著這樣的理想,自信能夠站在領獎臺上,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圍繞這個目標。”

“小鳴是個調皮的孩子”

蘇翊鳴奪冠後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曾這樣描述佐藤:“天翻地覆的改變,是他改變了我的人生,改變了我對單板滑雪更深層的理解,在我剛開始決定成為職業滑手的時候就能認識他,是特別幸運的一件事。”

佐藤聽到這段話後非常感動:“我很感謝他的評價,其實金牌是他努力的結果,他在講述自己的成功時帶上了我,足以證明他優秀的品格。”

佐藤認為兩人的關系已經超越了師徒,有時候像父子,更多時候是朋友。

“我們相互信賴。我們年齡相差近30歲,或許我有類似他父親的地方,但更多時候像朋友,我作為經歷過很多人情世故的成年人,會傳授給他一些經驗,但是也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我們的關系非常好,不僅僅是教練與選手、老師和學生。”

他們之間“無話不談”,除了滑雪,還會談論未來的目標,對新聞的看法,也會“談論女孩子”。蘇翊鳴對待教練,甚至還經常搞“惡作劇”。

“他非常調皮。冬奧會期間,河北崇禮天氣非常冷,我們住在相鄰的兩個房間,他從小在吉林長大不怕冷,而我來自日本南方的廣島很怕冷,他故意把門窗都打開,把我的房間也搞得很冷。看到我凍得不行,他卻開心地笑。”

關於銀牌爭議:“小鳴應該獲得金牌”

蘇翊鳴在北京冬奧會男子坡面障礙技巧決賽中,以2.26分之差,輸給了加拿大選手帕羅特,獲得銀牌。這場比賽當時極具爭議,因為帕羅特在最關鍵的一跳中有失誤而沒被裁判看到,不應獲得全場最高分。佐藤說,金牌的確應該屬於蘇翊鳴,不過裁判失誤是常見的事情。

“銀牌也是相當了不起的。當然,如果他在大跳臺中沒有拿到金牌的話,或許我心裡會後悔,感覺坡面障礙技巧他本應該拿到的是金牌。”

“如果問我是否對裁判給出的分數有不滿意的地方,我會回答說沒有。帕羅特失誤沒有抓到雪板,裁判沒有看到。但攝像機有角度問題,裁判打分也有時間限制,考慮到這些因素,我們不能責備裁判,這樣的事情在比賽中沒有辦法。”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不是裁判沒有看到加拿大選手的失誤,小鳴是應該獲得金牌的。”

下一個目標:“拿到米蘭冬奧會金牌,交一個女朋友”

佐藤現在主要通過英語和蘇翊鳴交流。在訓練中,他有時候也使用一些中文詞匯,譬如“走一個”“直飛”“跳早了”等等。蘇翊鳴也學會了一些日語,不過水平比起佐藤的中文高不了多少。

兩年前發生新冠疫情後,兩人有一段時間無法碰面,只能通過視頻的方式交流。佐藤希望疫情能夠盡快結束,這樣蘇翊鳴能夠到日本訓練。佐藤女兒是加拿大歌手賈斯汀·比伯的粉絲,比伯將在11月到日本舉行演唱會,佐藤也為蘇翊鳴買好了門票,希望到時能一起去觀看。

女兒佐藤寧音今年11歲,從小喜歡單板,這次也與其他三名小隊員一起來到雪場跟著父親訓練。佐藤寧音不僅喜歡看蘇翊鳴比賽,還是他電影的粉絲。有一次佐藤帶女兒到中國,酒店房間裡正好有蘇翊鳴出演的《智取威虎山》。小姑娘聽不懂中文,可竟然連著看了四遍電影。

佐藤希望蘇翊鳴將來可以重返演藝圈。“他14歲的時候,我就告訴他,希望將來他在滑板上成為世界級的選手以後,還繼續他的演藝事業,因為演藝事業是對滑板、對冬季體育運動的一種回報,通過他的影響能夠讓更多人知道冬季運動,我們會感到非常欣慰。”

對於蘇翊鳴的下一個目標,佐藤說:“那當然是意大利米蘭冬奧會的坡面障礙技巧金牌了,我跟他說拿到那塊金牌後就可以交女朋友了。”

與贏得冠軍相比,佐藤更希望蘇翊鳴能夠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知名度為“社會發展”多做一些貢獻。“不僅限於單板滑雪,也不僅限於中國內,希望他成為世界上有影響力的人。”

“成為中日友好的橋梁”

佐藤康弘在北京冬奧會上最意外也最感動的,是在閉幕式入場時,走在了中國代表團的最前排。

“作為一個日本人,我感到我做的事讓中國人民很開心很高興,閉幕式走在最前排的原本只有金牌選手,但是他們說‘佐藤在前’‘佐藤在前’,於是就把我安排在了第一排。沒有比這更令人開心鼓舞的了。”

自從2016年首次到中國,佐藤目睹了中國冬季運動的迅猛發展,蘇翊鳴的成功,更讓他為中國冬季項目的發展充滿了信心。從北京回國後,他將女兒穿上他中國隊隊服拍的照片分享到社交媒體上,他希望在2026年冬奧會上,自己仍然是中國代表團的一員。

“從擔任中國隊教練的那一天開始,國家體育總局領導希望我能成為中日友好的橋梁,我感到這也是我的一個目標。”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