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起跳』的二傳 刁琳宇詮釋女排精神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張愛迎 攝影劉欣 編輯:張愛迎 2020-12-17 23:45:59

內容提要:因為在刁琳宇第三局開場前邊喊著『我可以』邊一瘸一拐地走向場地中央的那一刻,她早已成為超越自己的勝者……

  津雲新聞訊:24-23,江蘇隊率先拿到局點,李盈瑩四號位起跳扣球,江蘇有效攔網,龔翔宇調整攻一錘定音,江蘇以25-23率先拿到首局的勝利,此時這支老牌勁旅距離她們等待了三年之久的聯賽桂冠只差兩局的勝利。不過此時球場上無人關注球場勝負,天津與江蘇女排的姑娘們圍攏過來,而她們的目光落點處,江蘇主力二傳刁琳宇捂著腳踝痛苦地倒在地上。

  在李盈瑩扣球時,刁琳宇處於攔網防守位置,而她在落地時由於踩到李盈瑩起跳後受慣性略微前移的腳,繼而重心不穩,傷及腳踝。在隊友和隊醫的攙扶下,刁琳宇在場邊接受臨時治療,腳傷的冰袋還未綁穩,第二局比賽已經打響。在排球場上,二傳相當於球隊的核心指揮官,分配球的位置高低決定著攻手們的進攻效率,二傳需要與球隊每一位球員都達到極高的默契值。刁琳宇的離場究竟意味著什麼,通過江蘇每一位球員的神情就可見一斑。

  替補小二傳勇樂甚至來不及熱身就臨危受命,然而隊友受傷的情景就在眼前,小二傳與球隊配合默契度不高的事實也無法避免,江蘇在第二局開局就被天津打出一波0-7。蔡斌調兵遣將,張常寧、許若亞、龔翔宇、王辰玥等人下場,戰略放棄地以替補陣容完成第二局後半段的較量。

  經過一段時間的冰敷,刁琳宇摘掉冰袋緩緩地在球場邊緣走動,她並沒有套上替補球員外套,而是用不斷的走步、踝關節扭動在試探著自己的傷情。“我可以!”刁琳宇高喊著,這是對自己的鼓舞,也是對球隊的激勵。此時江蘇隊主力陣容抱在一起,可以清晰地看到江蘇姑娘們的眼眶紅潤。

  第三局比賽開始,此時江蘇隊主力陣容悉數回歸球場,而刁琳宇走到球場中央。然而甚至無需仔細觀察,就可發現刁琳宇有些步履艱難。她甚至無法起跳,只能通過手部力度,去調整傳球高度。而在發球環節,她也只能選擇原地發球,更無法參與球隊任何一次攔網防守。但此刻她知道,只要她在球場,就能撫平隊友波動的心緒,只要她多在球場一秒,球隊就多一絲贏的可能。這就是屬於刁琳宇的中國女排精神,或許明知前路阻礙重重,但只要有那麼百分之一的可能,就堅持、堅決地堅守下去。

  然而,腳踝的傷痛陣陣襲來,不斷侵襲著刁琳宇的每一根神經。調整球高度不佳造成失配,無法起跳衍生防守漏洞,一個個既定事實擺在眼前,最終在蔡斌的示意下,勇樂拿起了6號牌走到場邊。一聲哨響,“江蘇女排請求換人,6號下20號上”。刁琳宇緩步走到場邊,與勇樂拍手示意後,她癱坐在教練席,雙手掩面,一言不發。而她的指縫間,滴滴熱淚緩緩劃出。

  此時勝利的天平已經緩緩向天津隊傾斜,第四局的刁琳宇坐在地上,腳踝處敷著厚厚的冰袋,但她的目光時而落在球場上跳動的排球,時而盯著不斷變換數字的比分牌。作為職業球員,她深知自己的傷情對於個人、對於球隊是何意味。她也深知球場如戰場,戰機風雲突變,自己的離場或許是失利的關鍵,或許也是與冠軍的失之交臂。

  賽後,李盈瑩第一時間跑到刁琳宇身邊,一邊說著道歉,一邊拿出巧克力喂到刁琳宇口中。刁琳宇則不斷說著“沒關系,沒關系,沒事的妹妹”。隨後,刁琳宇被緊急送往醫院進行檢查治療。江蘇女排主帥蔡斌直言:“目前情況看刁琳宇的傷不太妙,外部已經有些腫脹。”還有不到24個小時,總冠軍爭奪最後一戰就將打響。刁琳宇能否重新上場難以預料,但正如蔡斌所言“有始有終,給所有人一個圓滿的結束。”此時,勝負早已不是首位,因為在刁琳宇第三局開場前邊喊著“我可以”邊一瘸一拐地走向場地中央的那一刻,她早已成為超越自己的勝者。(津雲新聞記者張愛迎 攝影劉欣)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