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達『奇幻』賽季原因復雜 高層:不讓球迷揪心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劉欣 曹叡智 編輯:曹叡智 2020-11-13 17:26:00

內容提要:回顧過去近一年球隊的變故,來年不在同一條溝裡『翻車』,不讓球迷如此揪心,是球隊所有人都應該去做的事……

  天津北方網訊:從蘇州到大連,從“一場不勝”到“一勝保級”,深諳保級規則的天津泰達隊,最終以第十名結束了這個“奇幻”的中超賽季。而就在一個月之前,或許誰都無法預料,第一階段聯賽成績難堪,創造中超新的開賽不勝紀錄的泰達隊,不僅在第二階段“煥然一新”最快完成保級,甚至還闖入保級組“爭冠”大戰。雖然最終僅遺憾排名第十,但這也已經超出了很多人對於球隊成績的預期。

  從第一階段的循環賽,到第二階段的淘汰賽。泰達隊在第一階段3平11負成績墊底,第二階段2勝3平1負高居中超16隊第6名。如果把兩個階段成績相加,而不是按照淘汰賽模式計算,泰達隊的總成績依然只能以12分排在各隊末尾。而已經降級的石家莊永昌卻以22分排到了第11名。或許有人會說賽制不公平,但這樣的賽制是在聯賽開始前就已經確定的,如今再去說什麼賽制,已經沒有意義。在規則范圍內實現利益最大化,本就是人類社會的法則。

  對於泰達來說,盡管第二階段完成了自我救贖,也實現了前十名的目標,但整個賽季卻難言成功。那麼,究竟為什麼球隊在第一階段如此低迷?第二階段又是通過怎樣的調整實現兩回合完成保級的?下賽季的泰達又該怎樣“活”下去?這些問題並沒有因為聯賽的結束而消失不見。保級任務完成後,俱樂部高層表示要對賽季做認真總結。可以確定的是,造成球隊經歷如此“戲劇化”的賽季,必然是諸多因素疊加所致的結果。而回顧過去近一年球隊的變故,來年不在同一條溝裡“翻車”,不讓球迷如此揪心,是球隊所有人都應該去做的事。

  備戰不足體能糟糕 瓦格納離隊成重要轉折點

  上賽季聯賽獲得第7名的泰達隊,本應該在2020賽季有更多期待。在賽季前的壯行會上,泰達俱樂部也提出了保十爭八,進入蘇州賽區前四名的目標。實際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蔓延開之前,球隊的備戰工作都一直都在按部就班進行之中,冬窗期買提江與楊帆的先後離隊,的確削弱了球隊中軸線的實力,但以當時球隊的陣容,也完全不至於出現第一階段14場一勝難求的局面。

  但在2020年1月冬訓期間,瓦格納因傷離隊治療前後所發生的事,成為了一個影響深遠的重要轉折點。當時施蒂利克同意在訓練中出現傷病的瓦格納回到德國去休養治療,而瓦格納也可以借機陪伴即將生孩子的妻子。但在離開昆明紅塔訓練基地後,瓦格納卻並沒有按照既定的行程安排從上海直接離境,而是與好友在上海小聚了一番,傷病情況似乎也沒有他自己所描述的那般嚴重,他們的聚會照片被上傳至社交平臺,很快施蒂利克就了解到這一情況。

  待瓦格納返回德國後,他還出具了一份當地提供的傷情鑒定報告,證明自己需要長期休養,至少要在2月底纔能返回中國。而按照當時的中超賽程,聯賽將於2月22日開賽。瓦格納此舉也將錯過曼谷集訓。這對於以他為核心的泰達隊來說,肯定是很難接受的。

  施蒂利克並沒有采信這份傷情報告,而是堅持讓瓦格納按照約定的時間回到北京重做鑒定,並參加曼谷集訓。“我只采納中國醫療機構給出的傷情報告,因為這是在中國。”施蒂利克當著全隊所說的一番話,未給瓦格納留任何情面。由此,這對德國師徒的關系算是正式“鬧掰了”。之後,兩人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直到雙方停止溝通並拒絕做調停。其實這個階段瓦格納的離隊就已成定局,球隊戰術核心人物的突然離開,或許是施蒂利克當時並沒預料到的。

  在這一變故發生後,實際上泰達還有充足時間去重新調整規劃,但新冠肺炎疫情卻再度成為影響泰達備戰的“黑天鵝”事件。由於疫情在全球加劇,國內對外籍人員入境的政策發生變化,讓原本計劃在3月歸隊的施蒂利克被迫滯留境外,並返回德國。一直到中超即將開賽,老帥纔與球隊匯合。雖然備戰期老帥的助手卡洛斯全程隨隊布置著訓練工作,尤其是體能訓練任務,但主帥不在陣中,就肯定無法從根本上掌控整體的實際狀態,至少老帥所掌握的情況可能和實際並不“對稱”。這也能解釋為何在外界看來,泰達隊的准備工作沒少做,但開賽之後不論體能還是狀態都完全跟不上的問題。

  瓦格納的離隊,讓泰達在人員方面陷入被動。而備戰期的體能儲備,則是在聯賽第一階段擊垮倒泰達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在長達半年多的備戰期裡,也許是因為主教練沒在身邊,也許是覺得中超聯賽遲遲沒有確定開賽時間,導致泰達隊產生松懈情緒,全隊的體能儲備極為糟糕。在6月份與河南建業隊的一場熱身賽中,泰達與建業並不像一個級別的球隊,被對手虐得體無完膚。特別是體能方面,完全跟不上對手的節奏。在聯賽開始後,由於蘇州天氣悶熱,賽程又格外密集,導致泰達隊的體能短板被無限擴大。在王寶山接任後,甚至感嘆這樣的體能簡直不如女足。

  除此之外,引援也是准備期泰達較為失敗的一環,雷騰龍很早就因傷離開賽區,車世偉的綜合能力很難委以重任,劉若釩有衝勁但經驗不足,補充的人員沒辦法填補離開人員所導致的短板。施蒂利克在第一階段賽前敲定的外援利馬沒有按時到隊,就算是與球隊會合後,他的能力所有人通過比賽也都有了自己的判斷。泰達就這樣在“無米之炊”的情況下開賽,多方面因素的疊加,中超第一階段的淒慘狀況也就難以避免了。

  當然,有些已成為客觀現實的問題細節,隨著賽季結束,到現在也已無需去過多追溯。不過,如果沒有新冠肺炎疫情的存在,或許施蒂利克與瓦格納師徒二人,真的能陪伴泰達隊到賽季的末尾。瓦格納決定留下來陪伴家人,以及施蒂利克突然決定退休,都是在疫情影響下產生的,而中超賽制的變化,也使得泰達隊在第一階段初期傷病不斷。但從另一個角度上看,瓦格納如果真的選擇回到泰達,可能也不會發生什麼根本性的改變,或許就沒有後來球隊的一系列引援調整的環節,就此進入第二階段的保級大戰當中。

  俱樂部下決心 “糾錯” 土帥王寶山是必然之選

  第五輪比賽不敵河北華夏幸福後,成績不理想的球隊開始聽到外界批評的聲音,泰達俱樂部也在此時決定啟用土帥王寶山完成保級,施蒂利克正式下課。當這一決定宣布後,一時間讓很多球迷難以接受,畢竟德國老帥在任期間幫助球隊兩度完成保級,上賽季還拿到第七名,並成為執教泰達時間最長的外教,各方面都功不可沒。但在成績低迷的情況下,一方面換帥是提振士氣的常規操作選項,另一方面當施蒂利克多次表示賽季後將會退休時,可能很多事就已經開始在發生變化。

  泰達隊能與王寶山進行合作,也“得益”於賽季開始前河南建業突然宣布與他“分手”。這位擅長保級“救火”的本土教練,與當時成績糟糕,被保級問題重壓的泰達的牽手也可謂是“一拍即合”。在海外疫情依舊嚴峻的大背景之下,選擇經驗實力都非常豐富的本土主帥肯定是最為穩妥之選,而事實也證明了雙方合作的正確性。王寶山入主後,把當時帶領建業完成保級的一些思路移植到泰達的身上,比如說改造球隊去打五後衛,使用更加務實的戰術思想作基礎,加之第三次轉會窗開啟後引援得力,泰達隊在保級組一輪兩回合完成任務,真的不是“意外”。

  其實王寶山在執掌球隊初期也是困難重重,比如他在發布會上反復提到過的體能問題,一支甚至體能“不如女足”的球隊,主力傷病嚴重、板凳深度也不足,士氣嚴重低迷……因此在接下來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的帶隊戰績也是可以想象的。可以說,接手泰達對於王寶山而言絕對也是教練生涯當中一大考驗。但就在重壓下,他悄無聲息地帶領球隊進行著針對性的改造。對自身保級經驗的自信,確實是本土教練在面對困難時的一大優勢。最後一輪聯賽前,王寶山表示自己一直沒有將泰達隊視作降級熱門,這並非是客套之詞,而是一種堅定的信念。在第二階段開賽前,王寶山完成的目標是帶球隊恢復到應有的狀態,最終他成功了,所以我們就又能看到在前場摧城拔寨的阿奇姆彭,還有相比之前有了明顯提昇的鄭凱木。而這一切的基礎,是球隊逐步恢復的體能。在全年跑動數據處於劣勢的情況下,泰達在與大連人隊的比賽中,以兩外援戰勝對手四外援,非常重要的一項數據就是全隊跑動數據超過對手4公裡。

  當然,保級任務能夠乾脆利落的完成,其實更離不開泰達俱樂部在困境下決心投入引援。艾哈邁多夫、蘇亞雷斯這兩名外援在保級中的作用有目共睹,申花小將蔣聖龍的加盟,也有效提昇了防守的穩定性。尤其是引進蘇亞雷斯的這樁交易,如果瓦格納仍在隊中,球隊又提前敲定了利馬,在這種情況下,球隊可能反而難以痛下決心;而艾哈邁多夫在父親生命垂危之時,做出的選擇遠超出一般球員的職業素質水平,他個人的犧牲也激勵了全體隊友。戰術、引援、體能、心理各方面及時改善下,泰達在合適的時間擁有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全部要素,加之面對上賽季保級失敗、且隊內大部分球員都欠缺保級戰經驗的深圳佳兆業時,提前保級就來得順理成章了。

  高層承諾不讓球迷再揪心 希望泰達能“活得更體面”

  在“出乎意料”卻又在“意料之中”的保級後,“換個活法”再度成為了議題。過去的那麼多賽季裡,泰達隊經歷很多次保級,尤其是在經歷類似於2018年這樣凶險的賽季之後,心有餘悸的泰達和天津球迷總會提出“換個活法”的口號。但單純的口號是起不到作用的,當球隊第一階段14輪一場不勝的紀錄擺在眼前,縱使所有人早已知道成績無關降級,但還是讓人“心塞”。賽季中期,郭皜在一次賽後采訪中說出了一句名言:“不能讓輸球成為習慣”,好在保級成功後,這種“習慣”看似也隨之結束了,不知下賽季泰達隊能不能徹底摒棄這種習慣。

  泰達從1999年重回頂級聯賽,22年時間面對著諸多困難仍然能活在頂級聯賽,除了豐富“保級經驗”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能夠在關鍵時刻緊張起來,然後正視球隊的問題,“亡羊補牢”。這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品質,但這種品質卻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我們能夠在保級穩妥後恣意慶祝,但誰也不能確定如果來年再遇困難,還能保持如此好的運氣,還能做出及時的決斷。一旦所有人對保級進入到麻木的狀態,就是非常危險的狀態。不過,我們仍能夠對來年的泰達隊抱有樂觀態度。就在10月21日球隊擊敗深圳佳兆業完成保級任務的當晚,俱樂部高層領導表態一定會對這個賽季做深刻總結,下個賽季一定不讓大家再如此揪心,相信如果俱樂部能給予王寶山足夠的支持,這個承諾就很有希望能夠實現。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情況下,可以預見下賽季的中超還將大概率采取類似本賽季的賽會制。假設球隊分組與賽制不變,獲得第十名的泰達將很有可能也像這個賽季一樣進入到一個對手實力相對較弱的小組。當然,任何人都不能寄望於運氣總站在自己這一邊,只有自身硬起來,纔不至於再犯相同的錯誤。此外,雖然王寶山的執教履歷更多是充當“救火”角色,但他絕對不是只甘於帶隊保級的教練員。執教重慶力帆時期,王寶山就曾希望能嘗試衝擊亞冠,不知如今執教泰達,他是否還能燃起曾經的這番雄心壯志。盡管絕大多數球迷並不太奢望下賽季泰達就能“重回巔峰”,但如果能繼續得到有力支持,我們有理由相信,至少王寶山能讓泰達隊“活得更體面”。(津雲新聞記者曹叡智 攝影劉欣)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