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越 再出發——專訪江蘇肯帝亞男籃主帥李楠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新華社 作者:王浩宇、王鏡宇、王恆志 編輯:謝力強 2020-10-15 09:11:00

內容提要:隨著肯帝亞俱樂部今年5月官宣李楠出任球隊顧問,這位前國家隊主帥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我沒在俱樂部執教過,這好像是大家談論比較多的一個話題。』談起男籃世界杯兵敗後外界對自己的質疑,李楠如是說。如今的他,身份已是CBA江蘇肯帝亞隊主教練。

  李楠治下的這支江蘇隊,不算外援平均年齡僅有22歲,隊中只有吳冠希、史鴻飛等少數幾人在CBA中有些知名度,選擇這樣一支青年軍重掌教鞭,對於期望重新證明自己的李楠來說是冒險,也是機遇。

  聯賽執教彌補經驗短板

  隨著肯帝亞俱樂部今年5月官宣李楠出任球隊顧問,這位前國家隊主帥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之中,不到3個月後,李楠從幕後走向前臺,正式出任球隊主教練。

  『做教練,你總歸不能離開隊伍。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讓這支球隊有一個比較大的轉變。從國家隊下來以後,也做了一些回顧和反思,總結在執教當中得和失以後,需要一個平臺重新去印證這個東西,我希望通過在基層執教的經歷,展現我理解的球隊發展的一個方向,可能比在國家隊更有時間去打造這樣一支球隊。』李楠說。

  回想世界杯之後,李楠坦言有過一段『沈浸在比賽失利當中、很難過的日子』。當中國籃協去年10月宣布換帥時,李楠離任之際通過社交媒體公開致歉,稱中國男籃沒能完成預期目標,他應承擔主要責任。

  從執教能力看,李楠認為世界杯失利凸顯了他經驗不足的缺陷,『經驗就是能力,場次積累太少,這個是主要的。高水平執教的場次積累,我覺得還是少了一些。在我當(國家隊)主教練這三年當中,實際上真正的洲際大賽打得並不是特別多,因為只是參加了一個亞運會,而且是局限在亞洲。』

  『到江蘇來,確實有一種重新開始,從頭開始的感覺。在國內實際上從打球到做教練大概有二十三、四年,但真正親自執教這種高水平的比賽,或者是這種很接近的比賽,還是少了一些,我覺得也應該去重新開始,把在俱樂部的這些經歷去完善一下,能夠積累更多的經驗。』

  暫停和換人,是世界杯期間外界對李楠最集中的質疑,對此李楠表示經驗和教訓需要總結,但同時也要客觀看問題,他說:『暫停、換人,我覺得每個教練,包括剛纔講的用人,每個教練有自己的習慣和風格。作為我來講,你在那個當口你沒換,你就不能再說我要換了就好了,對吧?』

  『我覺得當時輪轉陣容裡面實際上人是夠用的,沒有哪支球隊能夠去用12個人打球,世界杯上你也見不到。我不覺得在用人上如果可能用了他就能怎麼樣,因為現在球是打過了,如果要不是(波蘭)那場球,那幾十秒鍾,可能就又是另外一種說法。我們准備對波蘭的比賽,其實策略上做得還是不錯的,這纔有了後面的局面。所以這個東西你實際上要比較客觀地去看這個事。當然你做不到所有的東西都跟外界期望的一樣,最終實際上外界在質疑你,是因為最後他要看結果。』

  國家隊需要更多硬仗磨礪

  兩年多的國家隊主教練生涯,經歷一屆世界杯大賽,李楠認為中國男籃現階段有兩大問題:隊伍缺乏硬仗磨煉,球員個人能力不足。

  執教紅隊時,李楠曾在夏天帶隊參加了NBA夏季聯賽以備戰雅加達亞運會,在中國男籃的歷史上,這種高質量的海外拉練並不常見。

  『跟歐洲或者強一點的美洲隊,我們打得還是太少,一年只打那麼數得過來的幾場。在國內這些熱身賽,因為在家門口作戰感覺上不太一樣,我們其實更需要多去參加這種像(NBA)夏季聯賽,包括歐洲的這些,比如四國賽、六國賽,在國外、在歐洲那邊打。理想的狀態是:你練個三周、四周,再打三場、四場,然後再去練,但是有好多實際的困難,我們做不到這樣。』李楠說。

  高水平比賽打得少,隊員們難免會在國際大賽出現掉鏈子的情況,但歸根結底,李楠覺得個人能力不夠是問題的根源。

  『我覺得中國隊去打世界杯這種級別的比賽,就要有一個正常穩定的發揮,像阿聯在國家隊這麼多年,他是一個比較穩定的發揮,差也不會差到沒邊。這批隊員就給我感覺穩定性不夠,這個我覺得還是跟個人能力有關系,能力就是經驗,你能力強了,你肯定什麼都能應付得來,』

  『我們過去老開玩笑叫「自帶體系」,比如詹姆斯,他自己帶一個體系,他去哪就這麼一個體系。我們現在沒有像CBA總決賽時候像威姆斯這樣的人,包括像林書豪這樣的。我覺得還是要走團隊籃球的路徑,但是你怎麼走?你建立在什麼樣的風格上?首先你球隊的風格就是你球員個人的特點。中國籃球從目前來講,我覺得我們的傳球確實是個弱項,包括這種絕對速度的突破,我們過去叫「尖刀」,「尖刀式」這種人物確實少了一點。』李楠說。

  如何提高個人能力?李楠認為關鍵在於球員對自己是否有更高的要求,『我們中國球員,尤其年輕球員,他們滿足感比較強,競爭意識我覺得還是欠缺了一些。沒有競爭欲望的話,他找不到動力了。在俱樂部裡邊待得很安逸。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一點實際上還是挺要命的。我們一直在給隊員講,你必須要是自己想要,我們纔能幫到你。如果自己不想要,沒有人能夠去幫。』

  培養新人不會過於苛求

  和當初執教中國男籃紅隊一樣,李楠在江蘇最重要的任務是培養新人。本賽季江蘇進行了大換血,從青年隊提拔了李祿瞳、佟鑫、郭羽舟、劉晉廷,加上選秀而來的鄭祺龍,球隊正處於嗷嗷待哺的階段。

  李楠表示:『我們球隊實際上基本上全是年輕人,那麼可能有一兩個「老」一點,所以可能有的(年輕人)先發就要上來了,一部分人肯定要佔用比較多的比賽時間,所以你說生拔也好,但是我們現在球隊實際情況是這樣,』

  江蘇男籃的訓練場上,年輕人之間有股誰也不服誰的精氣神,但在戰術等技術環節上,還是經常愁得李楠撓頭。成長需要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李楠會提出要求,但也不會過於苛求。

  『訓練場上我們要有規矩,包括在賽場上,在我的規矩之內,我們是希望他能夠去自由發揮。我不希望把每一個要求都變得特別苛刻。球類項目尤其是像籃球,尤其是年輕球員多的時候,我們更希望他們能夠在一個相對寬松的環境,不能說享受,我們有一些基本要求,你是必須要達到的。至於就是什麼錯能犯,什麼錯不能犯,這個我們會去跟他講清楚。』

  『現在的孩子,我覺得他們就是練得少。他們在學校、在家裡,打球之前的經歷跟我們那個時候不太一樣,因為整個大的社會環境是這樣,那我們在這個基礎上怎麼去做好?我們希望去增加訓練時間,爭取能補回來。第二,培養他能吃苦的精神,遇到挫折不放棄,希望通過訓練和平時的管理去培養和鍛煉他們。』李楠說。

  李楠18歲的兒子李祿瞳,是一名身體天賦出眾、被眾人看好的希望之星。訓練場上,李楠明顯對他要求更嚴格一些。他說:『我一直在跟他講「像你這麼好的身材,在我們打球那個年代,做教練的見了就沒有不喜歡的。你要打不出來,是在浪費你的天賦。」還是希望他能夠通過努力達到他天賦的上限。』

  離開國家隊的那篇告別感言中,李楠引用了《中庸》的一句名言:行遠自邇,登高自卑,寓意為想到達遠大的目標,要一步一個腳印。昔日,李楠曾登上國家隊主帥的位置極目遠眺,如今回到山腳下,他將和兒子以及年輕的江蘇肯帝亞男籃一起,再次出發。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