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沙排曾叱吒風雲 現如今注冊球員僅200人…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新網 作者: 編輯:張愛迎 2019-10-22 12:04:34

內容提要:除此之外,在室內進行沙灘排球比賽也是一種選擇。薛晨介紹,荷蘭已經辦了第一個室內沙灘排球比賽……

  “曬的時候,沙子裡埋個雞蛋一會兒就能熟,我還在俄羅斯零下8度冒著冰雹打過比賽……”中國沙排女隊球員王凡回憶起以往訓練和比賽時的經歷,總能侃侃而談。

  在9月奧運資格賽的采訪中,小臂上裹著一層沙子的王凡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不過或許是習慣了與沙子為伴,她在整個采訪過程中並沒有對此太過在意,只是不時擦掉臉上的汗水,幾只蒼蠅也不停地在她周圍“搶戲”。經歷長時間的風吹日曬後,沙排姑娘們的膚色已經變成古銅色。

  曾幾何時,中國沙排女隊是世界上的絕對勁旅,雖然北京奧運會上遺憾錯失金牌,但一銀一銅的成績還是創造了輝煌。但自2013年以來,中國沙排面臨著水平的嚴重下滑,沙排國家隊教練繆志紅更直言不諱表示,這種趨勢仍然沒有得到扭轉。

  從爭奪奧運金牌,到爭奪奧運資格

  2006年,中國沙排開始走上巔峰之路,從打卡世界大滿貫冠軍,到北京奧運會拿下1銀1銅,再到2013年世錦賽冠軍,7年的時間裡薛晨、張希、田佳以及王潔等球員成為這個項目中響當當的代表人物。

  不過隨著張希等老將的逐漸淡去,中國沙排也步入下坡路。2012年奧運會上,薛晨與張希的組合遺憾獲得第四,之後的裡約奧運會中,王凡與岳園的組合無緣八強。

  世界沙排中曾流傳著“ABC”三強組合的說法,三個字母分別對應著美國、巴西、中國英文名稱的開頭。不過,如今的中國隊已不復當年之勇,逐漸從爭奪奧運金牌滑落到為奧運資格而戰。

  目前中國沙排女隊有王凡、夏欣怡以及薛晨、王鑫鑫兩對主打組合,基本維持在世界20名左右。在奧運資格賽失利後,留給中國沙排衝奧僅剩世界排名前15以及大區賽兩大機會。雖然還有希望進軍東京奧運,但這條路並非完全樂觀。在經驗與臨場應變上,年輕隊員們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積累。

  斷檔嚴重,全國僅有200餘名沙排運動員

  從巔峰滑落,一大原因是中國沙排遭遇嚴重的人纔斷檔,選材成為制約項目發展的一大難題。“現在國內沙排有230名注冊運動員,其中有30多位已經退役的選手還在注冊,實際上可供國家隊選擇的僅有200人左右,現在裁判員可能都要有200多個了。”繆志紅略帶無奈地向記者說道。

  沙排遭遇選材難,其中一大原因是這個項目的艱苦性。王凡說:“相比於室內排球,沙灘排球在一定程度上要付出雙倍努力,纔能在比賽中把一些動作做好。2對2的比賽模式,也在進攻和防反方面增加了更多難度。我們在室外無論刮風下雨,也都要去比賽和訓練。”

  曾經在北京奧運拿下銅牌的老將薛晨表示:“練沙排常年在外邊會曬黑,很多家長不願意把孩子送進來。一般沙排看中的苗子,室內排球也會看中,她們基本會留給室內排球。”

  據了解,在目前僅有的200多位沙排注冊運動員中,基本是男女各佔一半,可供男隊和女隊選擇的球員非常有限。在狹窄的選材面中,隊員的身體素質以及技術能力存在一定欠缺。外加老將不斷淡出,中國沙排從2013年開始面臨嚴重的青黃不接,成績也從那時開始嚴重下滑。

  由於沙排是一項成材較晚的運動,而且國內沙排隊員受傷病、退役後轉型等問題影響,運動生涯普遍較短,雙重難題下進一步加劇了人員斷檔問題,在一定程度上還形成了“惡性循環”。

  對於人纔斷檔,老將薛晨感慨頗深,她表示:“現在年輕隊員和我們那時候不一樣,她們進國家隊趕上了青黃不接的節點,沒有時間去失敗和學習,只能邊打邊學,積累經驗的時間被壓縮,有點揠苗助長。在我小時候,年輕球員不會跟老將一起搭檔,因為技術水平和對球的理解都是不一樣的。現在這樣就是因為沒人了,你必須得跟她打,必須得帶著她。”

  國內冷門,國外熱門

  人纔斷檔導致中國沙排成績下滑是不爭事實,但相較於這些表面問題,真正制約發展和難以解決的,或許在觀念層面。在中國乃至亞洲,少挨曬似乎是絕大多數人的選擇,而在沙灘文化盛行的歐美國家則有所不同,戶外運動也因此更容易開展。

  在國外訓練比賽時的經歷,給薛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歐美很多國家周末的沙灘是滿的,我們在美國加州訓練,如果沒有預約場地就要一大清早起來去佔一個網,沙排在那邊的群眾基礎非常強。”

  “美國沙灘上有很多業餘比賽,很多人周末去玩排球,玩一會就去旁邊聊聊天,喝會東西,然後繼續玩,這是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像柏林、維也納等歐洲內陸城市,也可以找到很多沙排球場。柏林還在市區專門開闢人造沙灘,大家就在那曬太陽。所以文化真的不一樣,人家想往外走,而我們是最好不要挨曬。” 薛晨感慨道。

  生活在北京的小魏是排球愛好者,起初喜歡室內排球,在國外打過一次沙灘排球之後便對這項運動產生了濃厚興趣。不過在談及沙灘排球時,小魏對中新網記者說,他對這個項目算是又愛又恨,愛是好歹在北京有沙排場地,還可以玩一玩,恨是只有這一塊場地,沒有其他選擇。

  據小魏介紹,北京朝陽公園在每年5月至8月舉行海沙節,每到這個階段,他便組織好友在下班後或周末玩沙排。朝陽公園有三塊場地,其中有一塊是單獨圍起來的專業場地,還有兩塊場地只有網,沒有地線和圍擋。

  “基本就我們在玩,有人感覺新奇想跟著一起玩,但是感覺參與不來,就不玩了。沙排還是小眾項目,我們玩室內排球的群有400多人,但是這裡邊同時玩沙排的頂多也就40人。”小魏說道。

  如何突破困局?

  實力下滑、人纔斷檔、群眾普及度低……如何突破困局,成為擺在中國沙排面前的問題。如何讓人們喜歡沙排運動,吸引人們觀看沙排比賽,成為從業者一直思考的問題。

  “幾年前去過國外的一個場地,教練都忙不過來,因為每個人都想學,想掌握這個技能打業餘比賽玩一玩,賺個獎金。其實20年前我們國內也舉辦過一次業餘比賽,2個人自由組合,報名費10元,獎金只有50元,但還是有200多對組合參加,這其實就是一種很好的普及方式,尤其是在大城市。但這種推廣太少了,只弄過這一次,因為組織者覺得太麻煩,不賺錢。”繆志紅說道。

  而在薛晨看來,國內要在沙排運動上做出一些改良。她表示:“歐美人喜歡在戶外,所以在哪辦賽不是問題,但在中國並不是這樣。其實可以考慮夜晚辦賽,讓夜場比賽多一些。日落之後,大家工作完了,散步的時候興許就能關注一下。夜場燈光效果特別好,隊員和觀眾都很興奮,現在一些歐美大賽也都會增加夜場。”

  除此之外,在室內進行沙灘排球比賽也是一種選擇。薛晨介紹,荷蘭已經辦了第一個室內沙灘排球比賽。“其實可以完全借鑒這個,不想曬的話,就別逼著人家去曬了,還是不要太死板,尋求一下發展,想一想怎麼去擴大沙灘排球人群。”

  薛晨向記者透露,自己或許將在下屆全運會結束後退役,之後將從事沙排推廣類的工作。“現在自己還缺乏一些市場化的思維,還要慢慢積累,開闊視野,多學一些東西,比賽之餘看看別人是怎麼辦賽的。”

  在中國體育改革之路上,“專業人辦專業事”已經逐漸成為一大方向,姚明、劉國梁、李琰、申雪……越來越多的體壇代表人物走上掌門人要職,引領各自項目改革。希望陷入低谷的中國沙排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專業人”,帶領這個曾經閃光的項目實現復興。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