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不做虧心事,
半夜何怕鬼敲門。
流言蜚語當有度,
任其評說有還無。

  最近這段時間特別忙,寫『雜壇』的時間也就更緊了。不過呢,想想紅軍不怕遠征難,寫個稿子也就根本不叫事兒了,咱們繼續!
  另外提醒一下大伙,第一輪『有獎評論』活動獎品已經不多了,大家抓緊來搶啊。點擊正文下面的『有獎評論』,贏取天津力奧健身提供的各種健身體驗卡!
  上個月,歐洲豪門俱樂部拜仁慕尼黑來到中國巡回『演出』,只用了9天時間就從中國卷走上千萬歐元。不過,拜仁高層還是有些不高興,因為他們發現在中國的球場內外到處都是假拜仁球衣,而這些山寨球衣不會給拜仁俱樂部帶來一毛錢。所以拜仁俱樂部告訴中國球迷,『支持我們,就買正版球員』,然而相當大一部分球迷的反應則是,『我們支持你們,但我們買不起正版球員,所以我們只能買某烏生產的山寨球衣』。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Made in China』(中國制造)這個名詞被隱喻了些許負面含義,在很多外國人眼裡,『Made in China』就是廉價、劣質等貶義詞的代名詞。有一些國際品牌,雖然他們的產品在中國生產,但他們卻並不樂意打上『Made in China』的標簽,有時甚至會刻意隱瞞。
  更讓人氣憤的是,有一些外國人從對中國產品的不信任,漸漸地演變為對中國人的不信任,只要中國人在任何領域取得了突出成績,他們就會認為一定是中國人『作了弊』。在體育圈也是如此,只要有中國運動員在國際大賽中取得了優異成績,就會有一些外國媒體拋出『興奮劑話題』來質疑中國運動員。
  喀山游泳世錦賽正在進行中,中國運動員孫楊憑借最後100米強勢逆轉,摘下男子400米自由泳金牌,成功衛冕。但即便是連續三屆世錦賽都有金牌入賬,一些外國媒體仍舊熱衷於質疑孫楊,在孫楊奪得400米自由泳金牌後的新聞發布會上,一名瑞士記者就舊事重提,提問孫楊去年因誤服違禁藥物遭禁賽一事。
  對於外媒記者明顯是話裡有話的提問,孫楊硬氣回擊:『清者自清』。也正如孫楊所說,現在有不少外國媒體喜歡質疑中國取得優秀成績的運動員,好像我們所有的運動員只要拿了好成績,就都是因為用了什麼藥。世界上取得好成績的其他國家運動員多了,你們乾嘛不去質疑他們?究其根源,就是一些國外媒體對中國運動員缺少最基本的尊重。
  中國體育最早一次因為『興奮劑』被全世界媒體關注,應該是上世紀90年代被奉為中國體壇奇跡的『馬家軍』。當時的『馬家軍』中,幾乎個個是世界級田徑選手,她們連續66次刷新全國紀錄、亞洲紀錄乃至創造世界新紀錄。而作為『馬家軍』領軍人的馬俊仁教練曾有一句名言:『世界紀錄,說破啥就破啥,說讓誰破就讓誰破』。『馬家軍』曾是所有中國人的榮耀,但最終卻『覆滅』於馬俊仁給隊員們喝的『秘方神藥』中。
  我們不會回避曾經在『興奮劑問題』上犯下過的錯誤,但並不代表我們容許有人在興奮劑問題上對中國體育捕風捉影。如果誰認為中國體育有問題,那麼就請你拿出證據來,有嗎?如果沒有,那就請你該乾嘛乾嘛去吧。
  說句『文言』來形容吧,有些外國媒體就是『烏鴉站在煤堆上,光看見別人黑,看不見自己黑』。作為全世界最受矚目的自行車賽事,環法大賽早已經成為了興奮劑重災區,而隨著傳奇車手阿姆斯特朗服用興奮劑的事機敗露,也徹底讓環法大賽聲名掃地。最近幾天,國際田徑界同樣曝出大規模禁藥丑聞,有資料顯示,自2001年至2012年間的世界錦標賽和奧運會田徑比賽中,有1/3的獎牌(146塊)都是由檢驗結果有疑問的運動員奪得,其中包括55塊金牌。
  一直以來,興奮劑都是困擾世界體壇的最大難題,尤其在體育運動不斷職業化,各項賽事獎金額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更是造成了興奮劑的屢禁不止。興奮劑顯然不是『Made in China』,作為媒體,可以將打擊興奮劑作為報道重點,但絕不能無中生有的去針對某個特定運動員群體。
  而作為一名運動員,千萬不要嘗試通過興奮劑尋找捷徑,因為成功的道路只有一條。正如孫楊那天發布會結束時所秀的那段英語:『I believe God reward those who work hard。』我相信,天道酬勤!
 網友:冰雪兒he
能受得住多大的詆毀,就能受得起多大的贊美,孫楊好樣的!
 網友:心跳陳
葉詩文當時也遇到了這樣的事,外媒乾這事不是一次兩次了。
 網友:兔美不是兔子
憑什麼質疑我們中國隊員用了違禁藥品,心理陰暗的老外媒體。
 網友:Kolyen薄荷音
哪個運動員不是經過高強度訓練成功的,憑什麼要受到你們的質疑。
 
中超會武術 誰能管得住
再見!『球霸』李瑋鋒
張繼科罷賽『合同門』
中國足球的砸錢成功學
編輯:時青華  視覺設計:邊志強 桂立萌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